首页 外汇 > 正文

湖湘贷暴雷 第二大股东将中安资源集团告上法庭

P2P平台的国资背景曾一度被投资者看作其实力的象征。然而,在P2P雷潮开始后,大量出现问题的平台正是国资系平台。

近日,湖南一P2P平台在暴雷后两大国资股东因对赌协议互相扯皮揭短,曝出平台自融内幕。

卷入本次案件的是P2P平台“湖湘贷”运营主体长沙博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博澳投资”)以及其第一第二大股东湖南中安资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安资源集团”)与张家界市华瑞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瑞公司”),二者分别持股45%、40%,另外15%股份由自然人王成石持有。

其中,中安资源集团为怀化市人民政府全资控股的国资企业,华瑞公司为张家界人民政府国资委全资控股的国资企业。

2019年10月,湖南金融局发布公告,湖南省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被取缔,湖湘贷在列。今年2月发布的警方通告显示,湖湘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长沙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对湖湘贷法定代表人涂定国与自然人股东王成石执行逮捕。涂定国在中安资源集团担任董事。

湖湘贷暴雷后,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华瑞公司将中安资源集团告上法庭。

华瑞公司表示,其在2017年12月参与博澳投资增资扩股时,中安资源集团向其出具《承诺函》,其中提到“保证湖湘贷及其运营主体在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所有证照、许可、备案手续,确保公司正常经营”,如因上述政策性因素导致湖湘贷平台风险,不能正常经营,中安资源集团愿为华瑞公司参股投入的1400万元股权提供兜底回购,同时对华瑞公司造成的损失将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然而,湖湘贷不仅没能在2018年6月30日前获得备案,因其涉嫌犯罪活动,公司股权已被公安机关冻结。因此,华瑞公司要求中安资源集团按承诺兜底回购其参股投入的1400万元股权,并赔偿造成的认缴出资损失600万元。一审法院判决,中安资源集团应赔偿华瑞公司1400万元股权回购款,尚未实际发生的600万元认缴出资损失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

中安资源集团不服一审判决,在今年7月再次上诉。二审判决中,中安资源集团指出,华瑞公司参与了博澳投资经营管理,并于2019年1月获利100万元。

此外,中安资源集团主张,华瑞公司在2019年3月18日以借款的形式将在博澳投资的入股款收回。在该项程序中,华瑞公司补交了两组证据,证据一拟证明其在2019年3月19日向博澳投资借款500万元的事实,证据二拟证明其已将借款500万元及借款利息8万元在2019年5月31日偿还完毕。

二审法院认为,华瑞公司是否参与博澳投资经营管理并获得100万元利润并不影响中安资源集团履行承诺函确定的义务,另中安资源集团上诉认为的华瑞公司与博澳投资间的借款关系,因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与其履行股权回购义务并无关联,终审维持原判。

令人费解的是,在2017年华瑞公司参与湖湘贷增资时,中安资源集团已经因为拒绝缴纳养老保险费与罚金合计约110万元被限制高消费,到2018年以后更是因多项抵押贷款无法偿还被强制执行,截至目前,中安资源集团法定代表人李龙仍有11条限制消费令未能解除。

此外,在2016年,湖南中安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有限公司(下称“中安大宗”)被证监会认定涉嫌构成“非法组织期货交易活动”而被取缔,怀化市公安局鹤城分局经侦大队以涉嫌非法经营罪立案侦查。

据2017年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中安资源集团原董事长邢跃跃与法定代表人李龙均参与中安大宗的建立,公司曾持股25%为第一大股东。但中安大宗成立后中安资源集团无法参与其核心运营,加上邢跃跃涉嫌贪污被抓获,2015年末中安资源集团退出股东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邢跃跃曾任中铁物资集团湖南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党工委书记(正处级),在2015年6月涉嫌挪用公款罪、贪污罪被逮捕。

值得一提的是,华瑞公司同样出现过多位高管腐败问题。

2019年12月,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因华瑞公司在处置一栋国有大楼时,出售价明显低于市场价,不仅处置程序不当,连审计报告上的加减乘除都出现问题,张家界市国资委原主任廖祖健落马,去年4月,华瑞公司党总支书记、总经理杨万均被查,6月被双开,7月华瑞公司原党总支书记、总经理、监事王光权落马。